双林股份扭亏背后:主营业务营收下滑 投资收益贡献超九成利润

  • A+

作为“五菱神车”核心供应商,宁波双林汽车部件股份有限公司(300100.SZ,以下简称“双林股份”)终于在2020年度扭亏为盈。

2021年4月27日,双林股份披露2020年年报指出,公司在2020年度实现营业收入35.77亿元,同比下降16.86%;但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一举实现9078.47万元,同比上升109.59%,成功实现了扭亏为盈。

对于营收明显下滑而净利润实现大幅增长的原因,双林股份方面5月7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实现业绩同比扭亏为盈除了持续降本增效,还与优化产业结构,整合现有业务,摒弃低毛利、信用低的业务及客户,拓展并稳定优质业务等方面的努力有关。

不过,记者梳理发现,双林股份成功实现扭亏为盈并非来自规模扩张,除压缩成本外,大部分利润构成来自投资收益板块。其中,公司在2020年实现投资收益1.09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高达95.24%;而公司主营业务之一的变速箱板块营业收入比2019年大幅下降78.31%。

据了解,面对新能源汽车快速增长的势头,双林股份正加速开展新能源业务,加强新能源电机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其中五菱E50驱动电机项目已于2020年6月开始批量生产,目前主要供货车型为E50、E100、E200,截至今年3月底累计出货超10万台。

投资收益支撑业绩

相关资料显示,双林股份主要从事汽车部件的研发、制造与销售业务,主要产品包括汽车内外饰系统零部件、轮毂轴承、变速器和新能源汽车电驱动等,分别在上海、宁波、襄阳、临沂、苏州、重庆、柳州、芜湖、青岛、天津、荆州、沈阳等地设有全资、控股子公司27家,分公司6家。

根据双林股份年报,公司2020年度实现净利润9078.47万元,实现扣非净利润7704.32万元,双双实现扭亏为盈,分别同比增长109.59%、107.27%。但公司营业收入却下滑16.86%至35.77亿元,其中主营业务收入同比下降17.81%。

“受新能源汽车发展挤占传统燃油车市场的影响以及中国自主品牌乘用车产销量下降等因素影响,公司主营收入下降主要是变速箱业务下降所致,其他汽车产业板块在疫情影响下仍然保持稳定发展,营收较2019年基本持平。”双林股份方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记者梳理发现,在公司主要产品中,2020年变速箱业务实现营业收入1.87亿元,比2019年大幅下降78.31%,内饰件及其他零部件也同比下滑3.94%,轮毂单元则实现了2.78%的小幅增长。

主营业务和主导产品收入大幅下滑并未影响双林股份净利润逆市飘红。令人意外的是,其中来自投资收益的金额高达1.09亿元,占利润总额的比例高达95.24%。这也让双林股份陷入了“做实业不如做投资赚钱的质疑”。

相关数据显示,双林股份超1亿元的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于1.08亿元的业绩补偿投资收益和47.56万元的理财收益等构成。

公开资料显示,双林股份在2018年向包括大股东双林集团在内的4名对象收购了宁波双林汽车部件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双林投资”)100%股份,作价达23亿元。

然而,由于双林投资在2018年、2019年及2020年,连续三年业绩未完成承诺,因此触发了业绩补偿义务。2018、2019年度双林投资曾向双林股份补偿金额14.78亿元。根据《盈利补偿协议》及《盈利补偿协议之补充协议》,2020年双林投资当期测算补偿金额为8.24亿元。

“投资收益在利润表现中占比如此之高,说明对于双林股份而言,做投资比做主业更挣钱。”在经济学家宋清辉看来,此举对于公司长远发展来说负面影响较大。对于上市公司而言,一旦投资巨亏容易给公司业绩带来较大的冲击。

不过,双林股份方面在回应记者采访时否认了这一说法。其表示,2020年,公司实现投资收益1.09 亿元(其中其他投资收益102万元),占利润总额比例95.24%,主要原因系本期将2019年度业绩补偿的股份注销后,按《企业会计准则》将2019年度确认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1.08亿元调整至投资收益,对2020年的影响是增加投资收益1.08亿元,同时减少公允价值变动损益1.08亿元,损益科目一增一减不影响2020年度利润,故不存在做投资比做主业更赚钱的情况。

商誉高企、诉讼缠身

对比2020年度不足1亿元的净利润,双林股份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高达5.97亿元,差异逾5亿元。双林股份方面表示,这主要是报告期发生非付现成本费用、利息费用、损益损失以及存货增加6894.66万元、经营性应收项目增加4415.29万元、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8680.24万元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和2020年成功实现扭亏为盈不同,双林股份在2019年曾创下净利润巨亏9.47亿元的纪录。

而对外并购给双林股份带来业绩补偿的同时,也曾给其带来了数额巨大的商誉。记者梳理发现,2019年,双林股份通过多番并购,公司下属子公司在账面上形成商誉的除了双林投资,还有湖北新火炬、上海诚烨,三家公司涉及金额分别为1.633亿元、4.531亿元和1.313亿元,总计7.48亿元。

在减值发生后,湖北新火炬、上海诚烨和双林投资的商誉账面净值全部归零,为公司2019年的巨亏埋下了伏笔。

进入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暴发,全球汽车产业按下“暂停键”,疫情对汽车产业短期冲击较大,使得消费需求延迟汽车销量大幅下滑,且由于复工推迟导致供应链管理运营成本增加。双林股份也由此开启了降本增效攻坚战。

在2020年营收下滑的压力冲击之下,双林股份对成本的压缩也颇有成效。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双林股份在销售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研发费用方面,分别减少了78.79%、28.53%、19.14%、36.31%。

与此同时,公司研发人员数量也由2019年的591人降至2020年的446人;同期,研发人员数量占比由13.1%降至10.2%,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例也从4.45%降至3.41%。

“2020年,公司研发投入1.22亿元,同比下降36.31%,主要原因系优化研发项目,清理盈利能力不明朗的项目,以及因疫情影响,研发进度及研发投入有所延缓,同时相应淘汰能力较弱的研发人员,研发支出减少。”双林股份方面在书面回复中表示,2021年,公司将加快新产品、新技术研发及产业化工作,进一步完善研发管理体系,强化研发知识的管理和共享。

事实上,双林股份对内部成本、人员方面的压缩并不局限于研发领域。双林股份实控人、董事长邬建斌在去年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时直言:“公司从最多8000多人,现在留下5000多人,管理层级也压缩了很多。”

此外,诉讼缠身也成为双林股份在发展中不得不面对的新问题。双林股份在4月7日发布的公告中坦承,自2020年9月至本公告日,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发生诉讼、仲裁事项22起,涉案金额合计为2.11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的12.15%。其中,公司及子公司作为起诉方涉及的诉讼、仲裁事项合计涉案金额为1.45亿元;公司及子公司作为被起诉方涉及的诉讼、仲裁事项合计涉案金额为6593.35万元。

对于上述诉讼、仲裁事项对公司利润可能产生的影响,双林股份方面表示,鉴于部分诉讼、仲裁事项尚未结案,上述事项对公司本期利润及期后利润的影响具有不确定性。

发力新能源汽车业务

作为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双林股份在变速箱等传统业务收入大幅下滑的重压之下,开始将视线转移到汽车整车大客户的发掘和新能源汽车业务的布局之上。

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双林股份前五名客户合计销售金额实现14.69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的比例为41.06%,并与上汽通用五菱、大众、长安、吉利、日产、一汽、长城、福特、北京现代、东风等主流整车厂和佛吉亚、联合电子、博泽、奥托立夫、马勒、天合、李尔、博格华纳、安道拓、麦格纳、法雷奥等全球知名零部件一级配套供应商达成了合作。

与此同时,随着汽车行业整体复苏,尤其是新能源汽车的蓬勃兴起,双林股份正将新能源汽车业务作为发展的重要机遇。“面对新能源汽车快速发展的大趋势,加快推进产品研发进度,从而有效满足市场客户的不同需求,提高电驱动产品在新能源汽车市场的占有率。”双林股份方面表示。

相关数据显示,目前公司新能源汽车零部件已形成30万套/年的产能,2020年产销量分别为62704套和51704套,实现销售收入5176.01万元。

据了解,双林股份新能源电驱动项目已经与五菱取得合作,并于2019年初启动,目前已有多个项目正在开展。其中五菱E50驱动电机项目已于2020年6月开始批量生产,目前主要供货车型为E50、E100、E200,截至2021年3月底累计出货超10万台,另有五菱及其他品牌新车型的项目陆续开发中。

不过,目前双林股份的新能源业务主要为80KW以下中低功率产品,包括电机、电桥、控制器,累计出货20余万台套;按照计划,公司将进一步扩充产能,以实现2023年达成年产能50万台的目标。

此外,双林股份新能源业务目前占公司整体营业收入的比例并不大。今年一季度,新能源汽车业务收入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仅为4.25%。双林股份方面表示:“公司正积极拓展除五菱以外的整车厂客户,除目前的单电机的研发生产以外,我们也在开发电桥等项目的研发,目前电桥测试样件已制作完成并达到预期效果。”

在市场机遇之下,双林股份对未来发展充满信心,但市场对其赊销的经营模式格外关注,担忧公司或面临营收账款和预付款高企的“双向挤压”。根据2020年财报及2021年一季报,双林股份应收账款分别为9.3亿元和8.5亿元;预付款则分别为3252.17万元、2954.63万元,均较上年同期大幅升高。

双林股份方面给出的解释是,应收账款增加主要是由于当期收入增加,而预付款增加则是由于大宗原材料紧张,相应的采购预付款增加所致。“属于阶段性原材料紧张问题,目前已有所缓和。”

不过,宋清辉直言:“在‘双向挤压’之下,一般而言会给公司整车生产经营带来巨大挑战。例如,应收账款较同期升高较多,很可能会给公司带来较为严重的不利影响,使其现金流承压较大,会带来坏账风险等。”

双林股份方面进一步表示,公司不存在应收账款与预付款升高的“双向挤压”“公司经营压力”问题。公司对应收账款的管理良好,通过对已有客户信用评级的季度监控以及应收账款账龄分析的月度审核来确保公司的整体信用风险在可控的范围内。

(编辑:张家振 校对:颜京宁)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